一个宁波台商在大陆的第21个新年:谈融合第三代

03am8.com亚美网址

2018-10-13

  陈大春(左三)和家人在一起 /受访者供图  晨报记者 宋奇波  由于区位优势和良好的经济发展前景,在过往的二十几年里,宁波吸引了众多的台商前来投资。   每年春节前后一个月,台商们像迁徙的候鸟般返台过年,但也会有一些台商因为特殊的原因,选择留在大陆度过新年,陈大春是其中一个。   在来到大陆的二十四年里,他感受着经济发展下逐渐淡化的年味,感受着返乡行程的由繁到简,也感受着台商们扎根大陆意愿的不断强烈。   直飞台湾只要2个小时  腊月廿六那天,宁波市镇海区台办组织尚未返乡的台商吃了一顿年夜饭。 整个镇海区100多个台商,吃饭这天,能够到会的只剩下7个,其中两个还在交流着他们之后两天回台湾过年的计划。   陈大春是余下5个中的一个,他将留在大陆度过农历新年。

他告诉晨报记者,这已经是他在大陆度过的第二十一个新年。

  在两岸达成“九二共识”的第三个年头,陈大春所在的公司就意识到了在大陆投资建厂的大好前景。 在考察了一圈后,他们看准了宁波这个天然深水港的区位优势。   在陈大春的记忆里,他可以算得上是第一批到宁波投资的台商,“我刚到这里的时候,整个区的台商不过就十来个”。   作为外派的管理人员,陈大春负责筹建公司设在宁波镇海区的化学危险品仓储码头项目。   由于所在行业的特殊性,“化学危险品仓储码头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需要有人值班。 ”又因为整个公司只有他一个台湾高管,“其他员工都是外地的,平时回不了家,但过年必须得回家。 ”  到大陆的头一年,陈大春就选择了留在公司值班过年,“大年初一到初七的基本活动,就是在公司里巡视。 ”  他说,作为管理层,他平时的时间相对自由些,所以他更喜欢选在非节假日的时候回台湾,“一年平均会回去四次”。   听到那两个准备返乡过年的台商谈到行程的安排,陈大春想起了二十几年间返台旅途的从难到易。   在2008年之前,除了春节期间会有特别的直航包机外,台商们回台湾必须从香港或澳门转机,“加上等待转机的时间,整个行程需要6个多小时,可选择的航空公司也很少。

”  从地图上看,宁波到台北的直线距离不到600公里,而从宁波经过香港、澳门再到台北则要将近1900公里。

  2008年12月15日,台湾海峡北线空中双向直达航路正式开通启用,标志着两岸同胞期盼已久的直接、双向、全面空中通航变成现实。   从那以后,陈大春可以直接从宁波栎社机场登机,直飞台北桃园机场只需要2个小时。

同时,直航后可选择的航空公司也增加了不少,包括大陆的东方航空、厦门航空,台湾的中华航空等。

  年味在变淡  大年初一下午,陈大春开着车,带着夫人和子女去上海拜访他的姨妈。 他会在姨妈家待上两三个小时,吃一顿年夜饭,晚上再开车回宁波。   陈大春说,在和他同期来大陆投资的台商中,他是在大陆把根扎得比较深的一个。

但是,事实上,他的根本来就在大陆。   刚到大陆的那一年,陈大春46岁,在台湾有过一段不是很美满的婚姻。

孤身一人生活了一段时间后,他觉得在宁波当地组成一个家庭会比较好。 通过朋友的介绍,他娶了一名湖南女子为妻,并有了子女。 此后,他也曾跟着夫人回湖南过年。   在他的认识中,自己与其说是把根扎下去了,不如说是把失落多年的根找回来了。

  1949年,陈大春在湖南常德出生,一年后就跟着父母去了台湾。

他从小就从父母的口中得知,自己在大陆有很多的牵挂。 “我母亲是南京人,父亲是湖南人。 有个姨妈定居在上海,还有个亲姐姐一直待在常德老家。 ”  在大陆度过的二十一个新年里,他也不全是在公司与集装箱作伴。 其中三年,他陪着夫人回了湖南过年;还有那么三年,他是去上海拜访自己的姨妈。   在陈大春的观感中,大陆乡下的年味比城市里的要浓一些。 大年初一上午,他跟着宁波当地的朋友去乡下转了一圈,看到人们贴对联、穿新衣、放鞭炮、拜年发压岁钱、走亲戚,和他在台湾经历的年俗没有什么两样。   但是,总体而言,年味的浓厚程度与经济发展成负相关性。

不论是在宁波,还是在上海和湖南,他的整体感受都是年味在逐年下降。   在这一点上,大城市尤为突出。

陈大春说,过年的时候去上海,马路上的人和车就很少了。 他去姨妈家吃饭,如果是在家里吃,还能体会到一些年味;如果宴席是摆在酒店里,年味就很淡了。   对此,陈大春有他自己的理解。

他认为,小时候经济条件差,过年才可以吃到好东西,对他们而言,过年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节日。 经济条件好了之后,物质上可以做到天天过年,过年也只剩下了与家人相聚的意义。

  融合的第三代  陈大春一直强调,由于他所处的行业和他家庭的特殊性,他的故事在台商中只能算是特别的一例。

  绝大多数台商都会选择回台湾过年,就像在区台办组织的年夜饭上看到的那样,100多个台商,最终留在大陆过年的也不过5户人家。

  返乡过年的台商,就像是一群迁徙的候鸟,一般会在大年三十前十天左右陆续启程,然后在元宵节前后回来,整个迁徙期的跨度在二十天到一个月左右。   “除了我们这种高危行业,一般的生产企业和服务业,不管有多忙,为了过年,他们都可以停工一个月。

”陈大春说,即使年味淡去,但过年剩下的那个家人团聚的意义也依旧充满魔力。

“即便是我这个年纪的台商,上一代很多还在台湾,这就是他们必须返乡过年的理由。 ”  同时,陈大春也看到了另外一种趋势。

在台湾,有台商们放不下的对上一代人的牵挂,另一方面,越来越多的台商选择把下一代带到大陆来发展。 “和我同期到大陆的第一代台商,很多我们的第二代已经在大陆生活了十多年,之后他们娶了大陆的媳妇,产生了象征两岸融合的第三代。

”  陈大春说,不用再提什么扎根与否,他们的第三代完全就是生于斯长于斯。

据他了解,仅镇海区,在大陆有了第三代的台商就有5个。

  对此,陈大春解释称,很多台商到大陆投资后,辛苦耕耘十几年,他们的产业已经在这里。 同时,基于两岸同宗同文的血脉基础,他们自然乐意在大陆落地生根,开花结果。

  “20多年前,我们来这里投资,是觉得这个地方值得投资。 ”陈大春说,“从过往20多年的发展过程来看,我们也愿意继续留在这里。

”  来源:新闻晨报责任编辑:李欣。